我们是戏子

一个田径赛上的英雄倒在了还没攻下来的山坡下,然后痛苦地爬起来, 单脚跳起如同羊角锤一次又一次重重地落在这一条漫长的路上,对手都收起了自己的枪,等待着与英雄再握一次手。俯身亲吻栏架的一瞬间,仿佛我们亲吻土地,别人以为我们作秀,只有我们自己闻见了泥土的芬芳。

从雅典到北京,再到伦敦,像是我们看到刘翔的三次跨越栏架,越来越难。从2009年8月到2012年8月,三年时间,也像是我的三次行走,越走越快,而我还在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