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一点儿青春

我们经历了从书信往来、BP机留言到互联网上QQ传情以及手机、移动互联网(微博、微信、陌陌)时代的爱情,在这个枯燥横生的年代,相信爱情是一抹绿,给我们越来越老气横秋的人生调剂一些小清新的气息。
青春是属于爱情与理想的,理想少于爱情。当《那些年,我们追过的女孩》给我们翻阅一遍青春期的记忆,封存那些含情脉脉的情书,藏起那些念念不忘的名字……合上最后一页的记忆,应该还有一段故事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。

我们的时光波光粼粼

鲤已经陆续推出鲤·孤独、鲤·嫉妒、鲤·谎言、鲤·暧昧,在第五本“最好的时光”这一主题确定之前,我固执地以为这一期会是鲤·XX(两字),继续沿袭着两个字的优良传统,结果却是我的自以为是。

坐在公车上,手捧着编辑部快递来的《鲤·最好的时光》签名本,温暖的封面仿佛一道米黄色的帘,这里便是时光的入口,等待着我的进入。如我期许那般,阅读《鲤·最好的时光》时,也是我最好的时光。

张悦然在卷首语里写到: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同,最好的时光,是一个属于过去时态的词组。我当然也认同。曾有那么多的好时光,如同露水在我的清晨晶莹剔透,只是,他们如同候鸟迁徙,被四季带走,离我越来越远,越来越久。我的冬天太长。

在字里行间里寻找着种子,那些种下去并生根发了芽的种子。这样,我就会知道这里有一块好土壤,我也曾种过种子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的土壤。事实上,我们都会有这样的一块土壤,时间不一,大小各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