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生活志

这个夏天,隔天有雨

这一年,我们越来越缺少雨水,就如同我们一直缺少爱一样。

这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星球,以为自己无所不能。当很多地方发出干渴的声音,我们忐忑不安,却显得那么力不从心。我们内心的燥热,时刻都在期待着酣畅淋漓地下一场雨,足以淹没焦急的雨水,就如同我们孤独的时候仍旧渴望爱情回来或者爱情别走一样。

每天两次关注天气预报,晚上一次,早上一次,不停地提醒朋友最新的天气情况,每天不落。无论小雨、中雨、雷阵雨……还是别的雨都让我心生期待。时间久了,我甚至不再去想我那么期待雨水究竟是为了什么,只是内心始终有一种声音在说,我们离开了雨水太久,着急相见。

Read More

年轻是富饶的土地

总有一天,我们如同树木,枯萎,老去。甚至,比树木老得更快。

我越来越害怕衰老,机能退化。来不及和老朋友再喝一次酒,来不及和喜欢的人相爱,来不及完成理想,来不及赚够足够的金钱,来不及找回丢失的记忆……很多次,在疾驰的火车上,在停顿的时光里,我总看见抖动的光影,像一个老者,像我自己。想过去打个招呼,或者问问,没有勇气。

是的,我发现自己的自信心慢慢干瘪。我描述着的所谓青春无悔被蒸发,我大声高喊“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”的话语渐渐淡去。我越来越胆小,以至于我越来越害怕。那个年少不羁,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我,风尘仆仆地在繁华中走一圈,也沾染了满身油烟味。

我闻见,这并不是我的气味。

内心总有一股力量向上攀升,等待爆发,只是没有火源。想继续学习,想努力工作,想成家立业,想孝敬父母,想扶贫济困……可以做一个,两个,三个,或者全做。可是,还没做,就累了。人生莫过于一场攻城拔寨的战斗,困兵打不了仗,穷兵打不起仗,骄兵打不赢仗。我们的父母,我们的爱人,我们的孩子,我们的朋友……他们就是我们的军队。我爱我的首长,我爱我的士兵。

Read More

这是一个冷世界

这不是战争,他们彼此不是敌人。

我们在喧嚣的世界里,躲在高楼大厦的角落里,越来越沉静。我们不会高喊,没有声音,不露面目,表露面目却又不含表情。我们也出师名门,QQ系、MSN系、围脖系、人人系、豆瓣系……我们的青春都给了勾搭与调情,最终败给了错觉。我们围观他人,却总是不看自己。我们被天涯利用,义务担当天涯房产开发商建设高楼大厦,我们不打地基,从上往下。我们连绵不绝地表态,我们无间歇性刷新,我们对键盘撒气,我们对鼠标发火。“腾讯系”跟“周鸿祎系”之间硝烟四起,他们要闹离婚,不跟电脑过了。一个是爹,一个是妈,我们都只不过还是个孩子,谁也放不下。

这是一个冷世界,我们是雪人。谁给谁温暖,谁都会融化。

Read More

海的声音

我终于看到了大海。两年前,我还在离海洋最远的城市,想着海的样子。如今,缘分到了,就该去见它,怀揣着承诺。深夜,对着大海呼喊:大海,我来了……只是,还少一个人,不是兑现承诺。海知道,来过的人,都在它的记忆里。陪着海,等日出,想象着海的女儿梳妆的样子。而你,是不是海的女儿?

从海边回来,我舔食了海的味道,记忆很咸。我需要用心去寻找那样一个人,可以再去看一次海,一起。北方的夜,那个约定如同烟花,偶尔在晴朗的夜空升起,有我深情的仰视。这样,我就会知道,我还要寻找,因为没有找到。

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人,你是不是这样一个人?恰巧。

许多日复一日的生活,被我们过成了心事。如是,脊背上越来越沉重。我不想跟自己,更不愿意跟任何人谈及沉重。落地,便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。如果你也有着千奇百怪的思绪,找一个人,诉说。你一句,我一句,来来回回,如刀片,削成云层,堆积成絮。

Read More

来见我时,带上钥匙

是慢慢褪去的叶子,如同我们解开的衣衫,星星点点的思绪到处囤积。我的身体干枯,没有水源,被束缚,被皮肤捆绑。
表达是呼吸。爱得浓烈,呼吸急促,有时,甚至喘不过气来。我不敢到处表达,散播爱的种子。我怕,来年春天,在别人的门口开出了太多的花,我不认识。
我总听见,有人扣我的门,在深夜里。不用风,用深情的吻,用抚摸。

Read More

绿色不远

  夏天就这般淡然退去,不打一声招呼。无话可说,像是曾伤害过我们而离开的爱人,可我们还是会想念。
  时间,恍若隔世。一年的时间,如同一束光线,在明灭之间就消失不见。我想要寻找,那些曾经亮过的真实日子。在这座依旧陌生的城市里,我还在找寻着自己的位置,去完成青春的仪式。
  2010年8月8日,到北京一周年。这一年的坚韧,让我不再是一个莽撞的少年,如之前那般。我尽力放低自己的位置,从头开始,忍受忍无可忍之人,努力做我自己。以后,再也不了。
  我们尝试的事情,都像是实验。
  每一份理想就是一片纸张,不让他有豁口,否则就很容易被风撕裂,一撕到底。做一个精细的人,又不那么计较。那些口气大,心眼小的人们,你们的话都是画,华而不实。请你自觉离开我。我开始把“相信”和“信任”分开,相信容易,信任很难。

Read More

然后,我就睡着了

这样的炎热让我忐忑不安,像是找不到一个栖身的地方,没有安全感。

内心的狂热是躲不过这个夏天的,高温才刚刚开始,我就怕了。我开始想念晚饭后可以找一棵树去乘凉的日子。有你,或者没有你。我困顿了很长的时间,每次相互问候,我们都很好。我骗我自己,也骗了很多人。

你自己要成全自己,劝慰自己,照顾自己……他人给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,你要自己独自远去,去陌生的地方看看,看看那里究竟有没有海。

六月,蝉鸣得清亮。我轻浮,如云彩。

Read More

兄弟,你总是有备而来

  两个哥们,有了交情,在一起喝酒,总会说起他们的过去,从他们相互认识的那一天开始。
  那一年,我很爱读诗歌,读到某一句体贴的句子总会激动不已。梨花体在那年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,落在每一张无字的纸上。许多人在网络中用回车键不停地写诗。有人放言,梨花体诗歌一天可以写一千首。
  那一年,梁小斌的诗作《中国,我的钥匙丢了》被新周刊翻箱倒柜地翻出来,重新裁剪,再次亮相。中国,我的诗歌丢了!我就是因为这样一句话而喜欢新周刊,就像我喜欢以后封面上的每一句话一样。相识,其实就像是一个策划案一样,要有一个活动背景,冠冕堂皇。这是我们的相识背景。

Read More

春迟

  这是一篇迟到的日志,就像这个春天,来得有些晚。
  不知道该怎样定义这样的季节与天气。反复无常的冷暖交替,是在考验我们的生命有多么旺盛吗?
  看鲁豫采访王杰的“王杰·王者归来”多少有些心潮澎湃。他跟“jie”有关,结账的“结”。那些聚会的背后莫不是因为在一个城市里的孤独。我终于感受到许多人跟我提起的孤独,能够摧毁意志,丧尽思维。
  我的夜晚开始无休止地黑暗。寂寞仿佛一片深海,每一层浪都高过我的梦想,把所有的美好覆盖。我是有期许的,当无数个平常的夜晚来临。
  过多预谋好的心事与突发的灵感相互纠结,始终难以完成一个故事,以至于很累。

Read More

北京的春天

  一场连绵的雨,从那个寒冷的冬天蔓延而来。内心的干渴差点让我们失声,在风沙围剿的城市里。那几天晴朗的天,阳光仿若陈年的酒。 沾酒便醉,我总是这样。

  这个春天拖延得太久,以至于来得有些急促,跳跃性太大。我喜欢和跳跃性思维的人对话,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北京的春天。我想象中的季节大概是迟迟未到,要么是根本没有。我的遥远的思念,落在很多地方,悄无声息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