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雾像雨又像风

  清晨,昨日的日出来不及到达,我伸出一只手撩不起这座城市的面纱。犹记得那天,当浮躁选择我的身体登陆,夏季就已经深入骨髓。我躲进一片阴影里,拉着窗帘,绿色的。有风吹来,绿色的帘子就跟着摆动,像极了女人扭动的腰姿。我坐在一个故事里,不断地下陷,也有人告诉我说那叫潜入,反正就是一种主动或被动接近的姿势。
  有时,我也会看着绿色的窗帘,想起一个有着姣好身材的女人,设想着一次不期而遇的相爱。就这样,在我的视野里出现一座村庄、一片田野,或者一条铁轨、一辆火车,再或者是一个公园、一座城市……终于,那些清醒而疼痛的意识,像一束强光一样,瞬间燃烧并迸发出耀眼的火花,然后我的世界里模糊一片。我被迫安静下来,坐在田塍边,看着那些文字像春天播种的种子一样,生根发芽,然后开花。
  我以一种缥缈的状态远离了一段荒诞的岁月。
  我推开窗户。连续17天,这是我第一次推开窗户。我拉开那道绿色的帘子,或者叫随风摆动的女人。对面楼顶上有云游过,速度缓慢地像一群迷恋莲花的鲤鱼。真的,那群云突然就有了颜色,整片天空都五彩斑斓起来。我寻找着曾经在楼下看过的花,却怎么也看不到,我想出去走走。
  整座城市都被一场雨隐藏起来,迷失的迷失,相逢的仍旧没能够相逢。许多人撑着伞,我看着他们迷失了方向。我喜欢这样的日子,谁也看不见我,我也看不见谁。无意间,触摸到一些熟悉的记忆,只是短时间的心跳,然后回归平静。那些雨点继续跟随着脉搏在全身的血脉上跳动,跟随着或平淡无奇或花枝招展的身影,打开一棵树,进入一朵花。
  街头巷道的转角处,我会遇见很多久违的人,有些是我的朋友,有些是我的敌人。文字的力量是薄弱的,我的武器不够凶狠。也曾有人教我残忍,我却怎么也学不会,在一场故事里,生离死别只不过是一个圆点,是一次华丽的轮回。
  我能给予故事的只有这么多,一段薄弱,一场轮回。
  偶尔,我们会看见时光的断裂处。于是,我们便像一只蚂蚁一样爬呀爬,像阳光一样见缝插针。攻陷溃烂的伤口,让它发出腐烂的味道。这是阳光的残忍,不是我们的无情。当一场雨水汹涌而过,岸边的流沙最终卷走了一切,烟花的绚丽,下落的不明,相遇的美丽,分离的苦楚,内心的坚韧,故事的结局……只是我们谁也无法确定,它们会不会在下一个河床淤积,找一块泥土,等待阳光,开出淡淡的花朵。
  风开始降临,故事被吹散。走在路上,经常会碰见许多似曾相识的主角。那个时候,我才知道,一场风吹遍了整座城市,故事随处都开出了花。有时,为了躲避夏天难闻的味道,会不知不觉地走进一片树阴。风吹过来,我就在树阴里晃动,像一片飘来飘去的树叶。有时,我会突然听见一声轰然倒塌的声音,然后浑身疼痛,我被炙热的阳光射伤。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融化在一座城市里,融化在一个故事里。
  如果有一天,你在一个城市里,或者在河边,在校园的草坪上,在一个不起眼的书店……真的读到一朵淡淡的花,请一定要告诉我。我曾经丢失的故事,像雾像雨又像风。

2007年7月16日

1 Comment

  1. 石膏飞飞 2008年08月7日 at 1:25 上午

    我决定崇拜你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