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过气的歌手

  总觉得有话要说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  9月6日,北京下雨了。于是,找来王啸坤的《北京下雨了》,下到手机里,在睡觉前,在上下班的路上一直听。原来听上去并不悦耳的旋律,在这样的时刻刚好与一场雨相逢,与一座城相遇。
  下午,天空放晴,好想听那首《晴朗》。
  博客遭遇攻击,主机上的其他两个网站也受到牵连,索性把博客名改为“那些话儿”,解释为潘素年想说的那些话儿。其实,都是潘素年说过的那些话儿。没错,要么是将来时,要么是过去时,没有进行时态。
  晚上习惯了早睡,十点准时休息会不会让我浪费太多的青春真的值得思考。
  我们总是在还没做好准备,就被自己赶上马车,上了泥泞的路。前路怎么样,山穷水尽还是柳暗花明,或许都不那么重要,我们时刻准备着,可是很少准备得恰到好处。所以,不再去估量着自己可以爬到哪个山顶,在爬山的路上我们看不到究竟还有多远,还有多高,往前,往上,就对了。事实上,只是一种积极的态度。
  年轻,是最容易丢失的东西。一晃几年过去了,我真正懂得的,应该是快乐。那么多伤感忧郁的眼神从自己的身上移开,丢到阳光里,谁也看不见。离开新疆之前,跟以前一个很好的朋友通电话,说到生活的来龙去脉,她说我变了,变的不那么“哭哭啼啼”。变了!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
  喜欢王杰的音乐整整10年,从没有那么喜欢一个公众人物。正是他的那声哀怨的声音笼罩了我太长的时间,也是起源于一段关于他的文字让我开始用文字默述青春的迷惘。好在,我们都大了。2009年,王杰的新歌《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》找来听了,那不是一段音乐,我总以为是一段文字,一段独白。这样一个话题出来,还会让我想起他的那首《如果我老了你还会不会爱我》,一段念给孩子的话。我们总在他人与自己之间寻找情感的临界点,如果能登陆你的领地,你给的眼神,传递的温暖就是载我的船。“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”我不再如从前那般悲观地理解为自暴自弃的叹息,我相信这是自省的钟声。王杰还是10年前我遇见的王杰,音乐一如从前,个性一如从前。
  我知道我不再那么哭哭啼啼,他却仍旧勇敢。

4 Comments

  1. 二人三地话健康 2009年10月22日 at 11:21 上午

    哇。文学青年啊。

  2. 2009年09月9日 at 10:50 上午

    呵呵
    我现在还是十二点以后休息

  3. 雪姐 2009年09月8日 at 10:13 下午

    因为北京的晚十点,天已经很黑了。

    说说你的工作情况吧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