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风花雪月的地方

  我感觉,我还没有回来。到底从什么地方还没有回来,其实,我也不知道。
  像是走了很久,到了很远。沿途路过很多的树木和麦田,仰望或者俯首,没有崇拜或者贬低之意,他们都是那么平易近人。我把音乐轻轻地放下,伸手触及到春意阑珊,再伸展开僵硬的胳膊,就能把那么高和那么低的两个人牵在手里。他们的微笑,一面被我摘下,一面被我捡起。
  朝着天空的方向走去,先是看到了不为人知的城市,继而捕获到深入浅出的村子。这是哪儿,已不再重要。太过于清楚自己要去哪儿,往往走不到,要么半路迷失,要么中途放弃。我到达的每一个地方,刚好就是我想要的地方,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不知道它在哪里,总是轻而易举地得到。就像现在,一直想看的山,就在我面前,面目清秀,如同那个陌生的姑娘。
  这里上午下了雪,雪花落在车窗上,写下某个人的名字。我不熟悉这里的文字。我猜想,它会记下我的痕迹。车子跟随着山路蜿蜒,用镜头记录下这个春天的雪。若我不来,便离我太远;若我不来,便不能相见。下午,阳光从山坡的那边慢慢升腾而起,天空漫无边际的蓝,绵延到一棵树下,绵延到一座山里。湖泊里盛满了云彩,盛开着水雾,在这个雪后初晴的日子里,绽放着宁静。这是我们生活了很多年,始终摘不到的花朵。晚上,我们无意间说起月亮,顺着我们仰望的方向洒下清辉,把每个窗口点亮。不用告诉它,它知道。
  我用镜头把这里的山装下,把水装下,把蓝天装下……把来到这里时的风雪覆盖。
  很长一段时间,我听不到人群的嘈杂。司机把车靠在路边,他叫我,到了。我应了一声,提着行李下车,过马路,上天桥……我从这座城市的惊叫中醒来。每天早上,我看见阳光透过窗帘静谧地跳着。它有着山一样的身姿,树木和麦子一样的微笑。
  我想,我还在那个风花雪月的地方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