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 年

  这场雪,是一个惊喜。
  在菜市场买鸡的时候,看见一个小男孩,手里玩弄着一个棍棒,坐在小板凳上,面前放着一个小火炉。小火炉里的火很旺,雪落上去仿佛能听见哧哧的声音,小男孩叫着下雪了。相信很多人都听见了,我也听见了。一个妇女从屋子里出来,叫着小男孩的名字,她让他看着她家的鸡。
  想着多年前,或许我也曾像他这样在别人的眼里出现过,玩弄着棍棒,面前放着一个用油漆桶自制的小火炉,搬张小板凳,坐在雪地里。孩子都不怕冷,好多人都这样说,我是后来才明白。其实,孩子们也很冷,可是,他们忘了,他们心中的温暖多过于寒冷。我曾经见过一个女人,她把孩子放在自己的双腿上,然后把自己冰冷的双手塞进孩子的怀里取暖,把孩子冰得咯吱咯吱地笑。我仿佛感觉到女人双手冰凉,透着寒气。她把手塞进孩子怀里的时候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孩子肯定冷,可孩子不说,他们相互取暖。
  温暖,他不同于一颗糖果,也不仅仅是一个小火炉。他是摸不到的。
  我问小朋友,冷吗?他不答,然后他又说明天就过年了。
  再没有那种对春节的期许,日子就这样晃晃悠悠奔赴一个又一个节点。我一直在想,终有一天,节日会把人们过得疲倦掉。可是,自己还不是一样追寻着循规蹈矩的生活。如果有一天,我们说,我们累了。这是多么正常的事情。
  我们开始怀念一根玩弄过的棍棒,一个小板凳,或者一个小火炉……我们数着日子,伸手去够着年岁。当春节终于被我们摘下,母亲拿出一双日日夜夜一针一线纳好的千层底,你坐在床沿上,穿上新袜子。她对你说,孩子,来试试,看看小不小。你说,妈,不用试了,肯定合适。对,那时候你还喊她妈,你不叫她娘。你穿着母亲为你做的鞋在床上跑来跑去,你不想下地,你怕弄脏鞋底,你舍不得。你还会问母亲,为什么妹妹的鞋子上有花,母亲说,妹妹是女孩子。你说你也要,母亲说明年我给你也做双锈着蝴蝶的,母亲从来没有骗过你。
  母亲的手艺从来都是那么好,每一年给全家人纳的鞋子都很合脚。看你的笑容,就知道你有多高兴。可是那时候,你应该和我一样,有一个愿望,想着父母能给自己买一双皮鞋穿,那该多神气呢!后来,你的愿望被母亲知道了,她给了你一个惊喜,就像今年的这场雪一样,来的刚刚好。
  多年后,你根本记不起那些年月是怎么耕耘而过。你只记得,每年这样的时候,母亲会送你一双布鞋。
  那天,你跟母亲通电话,母亲问你是想她了吗?你说没有,母亲说,你这狠心的娃。
  你说,妈,我想要一双你纳的布鞋。
  年年想念,今年也有。

5 Comments

  1. 我也当游客 2009年03月1日 at 11:41 下午

    日子就这样晃晃悠悠奔赴一个又一个节点

  2. 2009年02月10日 at 8:02 下午

    没回家肯定想家了吧,其实在外过年也是一种体会,,,,,

  3. 一个人走路 2009年02月2日 at 3:44 下午

    年年想念,今年也有。

  4. 方小跳 2009年01月31日 at 2:15 下午

    也只有在看到这样的文字的时候
    心情是内外一致的平静

  5. ye 2009年01月26日 at 12:51 上午

    你这狠心的娃.过年了,记得给你妈妈打个电话……
    新年快乐.牛年梦想成真 ^_^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