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是孤独的流浪记


  做一场彻头彻尾的梦,或者从一场梦里醒来,需要多长的时间?
  时间的概念,究竟应该找一块表来测量,还是用路程除以时间来计算,越想就越孤独。时间是可以跟孤独有关系的,我这样认为。
  一个晚上的时间太长,长到一个人翻滚到累了。那时,他多像一条鱼,被搁浅。长达一夜的颠簸,让人无法到达睡梦中。
  被时间拖得太久,重复着孤独。默默背诵,背给自己,背给他人听。为了找一个人,要么遇见她,大费周折。流转于蝴蝶的扑闪和蜻蜓的吟唱,见过的景象,茫茫一片春色。空旷的天空下,站立成一株摇曳的草。还可以继续走下去,在找不到她之前。有人在田野里起舞,穿着红绸缎,跳着记忆的流年。
  南方,或者北方,都是很远的地方。
  有段音乐在耳畔响起,一直停不掉。有些声音,不仅仅是声音。响在心里的,要在眼睛里才能听到。《流浪记》讲了一个故事,离开山下的家,去寻找歌声中的那幅画。太多寻找的过程成了流浪记。梁文音版本的诠释,更让人动情,唱到天都黑了,再唱到天都亮了。对音乐的抓取,我们都有着自己的捕捉方式。像是抓蝴蝶或者蜻蜓,我们用一只网,再或者是萤火虫,我们循着它的光亮。
  音乐高过于我们,在我们仰视到的地方。有人悄悄告诉你,音乐是你的梯子。你有你的音乐,记得拾级而上,看到更高、更远、更多的地方。

视频:《超级星光大道》第二季不插电歌唱赛中梁文音演唱的纪晓君的《流浪记》。
http://vhead.blog.sina.com.cn/player/outer_player.swf?auto=1&vid=7906543&uid=1434750950

6 Comments

  1. 曾经的梦没能坚持 2009年01月3日 at 11:31 上午

    做一场彻头彻尾的梦,或者从一场梦里醒来,需要多长的时间?

    需要一辈子

  2. 雪姐 2008年12月24日 at 7:10 下午

    那天,本来想冒充一个那个姐姐的,却想不起是围巾姐姐还是围脖姐姐了。只好放弃。

  3. 2008年12月21日 at 10:48 下午

    在音乐中漫步。心可以走的很轻松,即便有些孤独。。。。。
    [reply=潘素年,2008-12-21 11:06 PM]找些音乐来孤独。[/reply]

  4. 眼里的歌 2008年12月21日 at 7:06 下午

    唱到天都黑了,再唱到天都亮了。。。
    [face01]
    [reply=潘素年,2008-12-21 11:06 PM]响在心里的,要在眼睛里才能听到。
    是围巾姐姐。[/reply]

  5. 雪姐 2008年12月21日 at 4:16 下午

    梦想用什么丈量,
    思念用什么丈量

  6. 雪姐 2008年12月21日 at 4:14 下午

    当年想报考音乐,那一定有资本哟。

    嘛时候能听你的歌
    [reply=潘素年,2008-12-21 05:16 PM]喜欢文字,想放却放不下;喜欢音乐,想抓却抓不住。[/reply]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