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不过夜

  总是习惯夜的厚重。那些停留在时光起始的声音,让许多往事忘记于暂停的地方,再也未继续。想起一个人像记起一段旋律一样容易,于是,整个晚上都活在别人的世界里。
  下午,乘坐公交,闭目养神,依然感受到明晃晃的阳光。眼睛里斑驳的阴影,不知道是谁。我能记起的人,很少,却很深。我一一描述着他们的样子,然后对号入座。一,二,三……我点着他们的名字,却没人回答我。
  我在时光里奔跑,可是未能逃脱过青春。
  我始终想着他们。有人在谈话,热闹非凡。人们都在寻找着机会,寻找着理由,归还自己原本的理想。
  我仍旧想着他们,所以我需要去寻找他们。
  最近,天气起承转合,让我一定要把他们和文字关联。要么天寒地冻,要么阳光大好,嗓子开始干涩,年复一年。什么时候可以忘记薄荷的味道?跟天气有关,于是,就跟文字有关。总在撇开生活的屏障,一层一层地深入,越进越深,进的太深,就出不来。不能哭,执拗的,对于追寻的虔诚。
  想去很多的地方,却无路可走。这时,忽然想到“狭路相逢”。四个字,该是怎样的场景。用笔圈画着他们,计量着他们距离我的理想是一段如何的长度。
  买回了张悦然主编的《鲤·孤独》,想想对于文字的依赖,只仅存着对张悦然的信任。读到了一位希腊诗人的诗歌作品,记住了他的名字叫赛弗里斯,还要折回去,把他买回来。
  开始拾捡曾经丢下的字句,掩埋或者种植。
http://www.wootrip.com/vote/photo/2008111995944.mp3

5 Comments

  1. 2008年09月29日 at 8:36 下午

    开始拾捡曾经丢下的字句,是记忆与遗忘砌成的房子,那里堆满了纹了故事…

  2. 2008年09月29日 at 5:59 下午

    想去很多的地方,却无路可走。这时,忽然想到“狭路相逢”。四个字,该是怎样的场景。用笔圈画着他们,计量着他们距离我的理想是一段如何的长度。
    ~~~~~~~~~~~~~~~
    理想与现实总是有一段距离
    只要用心的去付去,去努力,这个距离是可以缩短的……….

  3. 2008年09月29日 at 5:58 下午

    又看到久违的文字了
    就是跟别人的不一般

  4. 2008年09月28日 at 11:13 上午

    跟天气有关,于是,就跟文字有关。总在撇开生活的屏障,一层一层地深入,越进越深,进的太深,就出不来。不能哭,执拗的,对于追寻的虔诚。
    ~~~~~~~~~~~~~~··
    所以习惯了住在一个人的城堡里

  5. 2008年09月28日 at 11:10 上午

    开始拾捡曾经丢下的字句,掩埋或者种植
    ~~~~~~~~~~~~~
    于是,你找回了丢失的自己。
    这才是真“纹”字噢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