遭 遇

  像傍晚时分窜进公交的阳光,尖锐。
  遭遇是一种结果,一种状态,或者一个动作。
  被风摆开,云彩一样的白衬衫,露着光鲜的皮肤。反复的思绪和隐藏的小秘密都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劫持。那些反复涤洗的思想沾染上肮脏的气味,某人是我这一生痛恨的囚徒,囚禁在清澈之外。
  数月,默默念着斋语。总是害怕某天阳光大好,按捺不住情绪。这样想来,把自己贴上了仁慈的标签。矜持或者沉默,差点毁灭我。当我们在生机与死机处紧紧抓住拐弯的棱角,很容易被割伤,很难以愈合。
  于是,对于陌生人,我需要鼓起勇气。
  被人骗走的年轻和信任,不知道是否还能还原。对于人生,总有太多的感叹。似乎被阳光轻轻捻起的树叶,摇身而起,那么飘逸。疲于与人理论,自有方圆,自有分寸。
  每次下雨的时候,都希望能有一片森林。我进去,就再没有人在雨雾中寻找我,或者找也找不到。
  这样一个长长的阶段,没有机会,不给自己机会。当打磨只感觉到坚韧,不再疼痛,我回到了自己。

3 Comments

  1. 山抹微云 2008年09月10日 at 9:41 上午

    此刻的心情杂乱,迷茫,焦虑,急躁,彷徨,挣扎!一头撞墙死算了

  2. 夕颜 2008年09月5日 at 9:39 下午

    放过自己。。。

  3. 石膏飞飞 2008年09月3日 at 1:37 上午

    夏天的最后一朵花,在凋零之前结痂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