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是戏子

自从北京奥运年之后,每年的88日成了特别的体育纪念日,还有了专门的名字——全民健身日。而我与88日这个特别的日子,也有着一丝的联系。2004年到乌鲁木齐,200986日离开。这一年的7月起,是乌鲁木齐水深火热的日子,街道上军人成群结队来回巡逻,军车不停穿梭于大街小巷,街上的行人渐少,他们眼神惊愕,动作惶恐。那座原本嘈杂的新疆首府城市从一晚上的暴乱事件中窒息了,任凭多少人呼唤,也无动于衷。

我是离开得不早不晚的一个。

200988日,我到达北京。这一天,刚好是北京奥运会一周年的日子,天空还刚刚飘落完一场小雨。听说,这一天,在鸟巢举办了万人太极……一年前的这天,080808日,在中国的字典里是吉日,北京奥运会开幕,而1356这个数字却为刘翔带来了伤痛,他因伤被迫退赛,出乎意料地辜负了所有人的期待,这个时候,我觉得用辜负未尝不可。而四年后,来不及等到0808日,刘翔提前在110米栏的小组赛中倒在了赛场上,而这一次,对很多人来说却是不出所料。赛前,漫天的伤痛信号,如同蜻蜓在夕阳西下的城市里飞来飞去。对我们来说,如梦如幻;对刘翔而言,如影随形。我会觉得孙海平以及刘翔的整个团队都成了作家,在刘翔身上埋了一个大大的伏笔,抑或是中国田管中心来了一次竞争战略,掩人耳目,向“敌人”放烟雾弹。

其实,我们高估了我们,也高估了他们。

当一个田径赛上的英雄倒在了还没攻下来的山坡下,然后痛苦地爬起来, 单脚跳起如同羊角锤一次又一次重重地落在这一条漫长的路上,对手都收起了自己的枪,等待着与英雄再握一次手。俯身亲吻栏架的一瞬间,仿佛我们亲吻土地,别人以为我们作秀,只有我们自己闻见了泥土的芬芳。

从雅典到北京,再到伦敦,像是我们看到刘翔的三次跨越栏架,越来越难。从20098月到20128月,三年时间,也像是我的三次行走,越走越快,而我还在这里。

生活和事业的分量在人生中的比例越来越重,可生活过于弱势,被挤兑的没有色彩,没有光环。烟雾笼罩的日子里,再不能吞云吐雾地变本加厉,等待阳光或给它光亮。不止一次地出现疲倦之态,一次又一次被叫醒,然后继续上路,不停地用身体力行鼓励着自己。

我们更多的时间是戏子,很少的时间是自己。我们始终扮演着坚强的人,扮演着善良的人,扮演着遵纪守法的公民,扮演着无所不能的运动员……

希望岁月可以更好,在知恩图报与冷暖自知的生活里。

《我们是戏子》有1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