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见我时,带上钥匙

是慢慢褪去的叶子,如同我们解开的衣衫,星星点点的思绪到处囤积。我的身体干枯,没有水源,被束缚,被皮肤捆绑。
表达是呼吸。爱得浓烈,呼吸急促,有时,甚至喘不过气来。我不敢到处表达,散播爱的种子。我怕,来年春天,在别人的门口开出了太多的花,我不认识。
我总听见,有人扣我的门,在深夜里。不用风,用深情的吻,用抚摸。

从梦里醒来,我就在秋里。走进来,或者被关进来,我不跟自己计较,不跟秋计较,也不去回忆。这是礼物,每年都有。辗转到不同的地方,接到这样的礼物,如同小说,如连载。
姐姐更新博客,留下便签,她在秋天里走丢,一会儿回来。
我失去方向感,总在陌生的地方盘旋。于是,好多人,很多事,我们互相熟识起来。我总是说,我要离开,我想离开,在不同的地方。时间久了,就真的有人问,你什么时候再来?
我不认真,我怕你认真。

继续写这一小段文字,我很混沌。最近,眼睛总是不舒服,我的窗户脏了。我时常担心自己看见很多的不开心,像风吹来,让水起伏。找个人很容易,说句话很难。有一天,你去尝试,你懂的。
根部的生命力还在暗自涌动,看见阳光,感到温暖,急不可耐。很快,很近,就要到了。
有的人,就是力量,拉扯着我。你或她要做这样的人,在我身边,在恰当的时候出现。
来见我时,带上钥匙。

4 Comments

  1. 胡杨 2010年10月19日 at 1:53 下午

    找个人很容易,说句话很难!

  2. 也是姐姐 2010年10月13日 at 12:17 下午

    找个人很容易,说句话很难
    ~~~~~~~~~
    确实这样。丢了钥匙,门前路过%……

  3. 姐姐 2010年10月1日 at 4:24 下午

    内心的波澜,是精灵。
    告诫爱或者游移或者坚守,或者离开,回来。

    带着钥匙,随时敲门。

    1. 潘素年 2010年10月5日 at 11:32 上午

      @姐姐, 欢迎姐姐,随时登门。最近,好多事情一股脑地来,开心的,烦躁的,都给予了我。我是我,不是别人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