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不远

  夏天就这般淡然退去,不打一声招呼。无话可说,像是曾伤害过我们而离开的爱人,可我们还是会想念。
  时间,恍若隔世。一年的时间,如同一束光线,在明灭之间就消失不见。我想要寻找,那些曾经亮过的真实日子。在这座依旧陌生的城市里,我还在找寻着自己的位置,去完成青春的仪式。
  2010年8月8日,到北京一周年。这一年的坚韧,让我不再是一个莽撞的少年,如之前那般。我尽力放低自己的位置,从头开始,忍受忍无可忍之人,努力做我自己。以后,再也不了。
  我们尝试的事情,都像是实验。
  每一份理想就是一片纸张,不让他有豁口,否则就很容易被风撕裂,一撕到底。做一个精细的人,又不那么计较。那些口气大,心眼小的人们,你们的话都是画,华而不实。请你自觉离开我。我开始把“相信”和“信任”分开,相信容易,信任很难。
  还会时常出现混沌期,蓝天或者马路都是空白,仿佛云彩或者树木突然被挪开,转身哪个方向都没有参照物,我只是我,别无联系,四周空旷。越是空荡就越是可怕,找不到一条思索的源流。于是,混沌的“源”出不来,也流不走。感性的天气似乎越来越少,以至于写出每一个字都觉得奢侈,带着艰难。表达究竟是不是一种惯性运动,我的速度慢下来,终于归零。与字,不一定对不对,但一定要泾渭分明。
  一周年,是一种纪念。十年,是一种怀念。
前几天,遇见10年前的好友,我们熟悉如初,仿佛这10年的时光不曾阻隔,不曾在我们生命中出现,我们还是那个10几岁的孩子,站在那所中学的操场上。他犹如一阵风,把我藏在深海里的安静搅动,那些记忆的气泡一个个浮上来,连成串。我丢失多年的钥匙,崭新如昨,打开了破旧的锁。
  长大了,我们丢失了太多的真实,像是被丢入染缸,染上浑浊的色彩。呆在缸里,或者出来,你都不再是你。对于一个朋友的记忆,莫过于我们对年少时光的怀念。这是最彻底的一段离开,然后再相遇的时间单元,刚好够见证我们的成长。
  打开内心的开关,让深处的那股清凉潜上来,滴落在焦灼的文字上,打湿它,让它黯淡。擦掉过去的尘埃,窗外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
  夏天虽然渐去,绿色依旧不远。

1 Comment

  1. taxier 2010年08月19日 at 2:50 下午

    “一周年,是一种纪念。十年,是一种怀念。”纪念完了,向怀念出发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