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弟,你总是有备而来

  两个哥们,有了交情,在一起喝酒,总会说起他们的过去,从他们相互认识的那一天开始。
  那一年,我很爱读诗歌,读到某一句体贴的句子总会激动不已。梨花体在那年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,落在每一张无字的纸上。许多人在网络中用回车键不停地写诗。有人放言,梨花体诗歌一天可以写一千首。
  那一年,梁小斌的诗作《中国,我的钥匙丢了》被新周刊翻箱倒柜地翻出来,重新裁剪,再次亮相。中国,我的诗歌丢了!我就是因为这样一句话而喜欢新周刊,就像我喜欢以后封面上的每一句话一样。相识,其实就像是一个策划案一样,要有一个活动背景,冠冕堂皇。这是我们的相识背景。
  2009年新疆某事件过后,放下了很多东西,从乌鲁木齐离开。把《新周刊》打好包,邮寄到北京。我舍不得丢下那些观点,因为这是一本有态度的杂志,也是一本有温度的杂志。时常跟朋友在群组里聊天,会想起他们的话题,次数多了,他们说我是《新周刊》的托儿。我说,《新周刊》不需要托儿,如果需要,你们都是托儿。《新周刊》讲述的现实,我们必须接受,躲也躲不掉,然后那些观点与思想,如同药剂和水,你仰起头,一口气喝下去,一直流到你的心坎里。让你心存希望,甚至还心存感激。当这个社会真的有些冷幽默的时候,我必须把这样一份温暖传递给更多人。如果《新周刊》真的成为传媒的宗教,我们都是虔诚的教徒。我是,你也应该是。
  

在写这篇日志的时候,我很想把2009年7月记录日记的那个文本文件找到,可是好像丢了。那是一段如同战争般煎熬的日子,文本丢了,记忆尚存。在乌鲁木齐报刊亭购买《新周刊》并不容易,7月中旬刊被某事件隔断,搁置太长时间。我也曾冒着危险坐很长时间的车去图书批发城,他们大门紧闭,似乎只有我不担心生死。

  在没有优秀的主题词用来发声时,发榜已经成为《新周刊》耍酷的招牌动作。大大小小的榜单慢慢辐射,已经在占据传媒行业的角角落落。我喜欢这样一本杂志,也因为他们一群人在干着媒体人应该干的事,有着媒体人的责任感与使命感。我喜欢他们的“很自我”。不管“你”是不是认同“我”的观点,我一定要说出“我”的观点,引领你。他们只所以引领“你”,是因为他们比“你”走得远,看到的多,他们依稀看见了哪里有风景,要告诉你。
  我始终喜欢着他的主题,以及封面上大大的字体,因为他鲜活,富有弹性,在脑子里。他的弹性就是让你不至于沉到生活的底层,,让你可以跳得更高,对蓝天和云彩心存希望。
  兄弟,你的每一次来临都让我有些措手不及,以至于很惊喜。而你,你总是有备而来。

6 Comments

  1. 潘素年 2010年07月4日 at 2:14 下午

    每一段彼此隔断的日子,都会有一束若隐若现的光。等着姐姐回到新浪博客。

  2. 小词 2010年06月29日 at 10:32 下午

    打开这页,已是六月末了。热气越来越厚。内心的清凉却随着点滴记忆散开。即将有雨来。
    呵呵,来看小弟的字。

  3. seexi 2010年06月18日 at 8:02 下午

    在那种环境中生活过,不知道你当时是什么感受,写出来肯定也是好东西。

  4. 2010年06月4日 at 2:55 下午

    看到了不同风格的文字
    朴实的风华~
    新周刊也是最近才从微博上关注的,确实不错,

  5. 叶子 2010年05月27日 at 8:50 下午

    我懒了,你却勤快了。
    看见思想在文字终渐渐长大……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