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的春天

  一场连绵的雨,从那个寒冷的冬天蔓延而来。内心的干渴差点让我们失声,在风沙围剿的城市里。那几天晴朗的天,阳光仿若陈年的酒。 沾酒便醉,我总是这样。

  这个春天拖延得太久,以至于来得有些急促,跳跃性太大。我喜欢和跳跃性思维的人对话,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北京的春天。我想象中的季节大概是迟迟未到,要么是根本没有。我的遥远的思念,落在很多地方,悄无声息。

  我越来越害怕回忆,像一口井,深不见底。过去的日子,总有一天是那么美好,每当下起雨的时候就会想起。某个人,某一段旋律,都跟雨有关。下一次雨,便记忆深一次。我甚至不那么喜欢雨了,怕有些该忘记的事情记得太清。

  可是,西南地区都在等水,等雨,等一场酣畅淋漓的雨水把伤痕淹没。最近,我总会想起远处干裂的土地,仿若梅花桩的库底儿,伤了多少人的 心。老天,若是可以,请您赐予那片土地以鲜活的水源,为善良的人们带去希望与幸福。

   3月,王杰完美回归。“I am back”不再如去年香港演唱会那般遥远。我的脑海里不停跳出他的句子“窗外的,毛毛雨,一直下不停。看着雨 ,想起你,留下给我的一封信……”惦记着年少的时光,怀揣着过早伤春悲秋的年纪。那时候,我还不懂我自己。

  如今,我的成长已经渐渐覆盖了我的年轻,我相信。

2 Comments

  1. 雪姐 2010年05月9日 at 5:09 下午

    跳跃性思维是自嘲的说法。

    当对方回了句又听不懂你说什么了,我说思维在跳跃呢。其实呢,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。

Leave a comment